中国共产党新闻>>利升宝彩票

同乐彩票:张自忠上将墓表释读

利升宝彩票 www.gxccc.com.cn 赵正超

2018年03月14日08:30    来源:人民网-中国共产党新闻网

(《红岩春秋》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,请勿转载)

在重庆北碚老城区天生路与将军路交汇处,有一座苍松翠柏掩映的陵园,里面安葬的是抗日名将张自忠。他于1940年5月在枣宜会战中壮烈殉国,时任第五战区右翼兵团总司令兼国民革命军第33集团军总司令,是抗战期间牺牲的最高级别将领。

张自忠将军墓旁立有两米多高的石碑,上刻署名为“张自明率侄男廉珍女侄廉云立石”的《先兄荩忱上将墓表》一篇(张自忠,字荩忱。张自明为张自忠的弟弟,廉珍和廉云分别是张自忠的儿子、女儿——作者注)。这篇墓表言辞峻厉而感情充沛,既道出了兄弟间的手足深情,又将张自忠将军悲壮的抗战生涯娓娓道来,可说是兼具文学与史料价值。

笔者给这篇墓表作了句读(墓表原文多繁体字、异体字,本文皆转换为简体),拟通过阐释要义和挖掘史事,再现张自忠将军从“华北斡旋”到“宜城殉国”的悲壮历程。

华北斡旋 虎口脱险

卢沟桥变作,予兄荩忱上将冯翼华北、秉节艰危,虽志吞强虏而平居默然,深念虏虽环伺、不得窥其朕也。北平失守,敌索兄急,兄百计隐避,短衣黧面过天津。自明往视,但密语曰:吾荷国恩,惟有一死抗敌耳,勿以家事浼我。翌日,觇之,则已行矣。

本段大意:卢沟桥事变发生以后,我哥哥张自忠上将辅佐宋哲元将军斡旋华北局势,他在艰难而危险的处境里秉持节操,虽心怀杀敌报国之志却表现得如平素般沉默、克制,因为经过一番深思熟虑,他认为,尽管日寇虎视眈眈,但我方尚不能判明其真实意图。北平失守以后,日军立刻四处搜寻他,他千方百计隐藏躲避,身着短衣,把脸涂黑,想方设法到达天津。我去探视,他只是悄悄地说了一句话:我承蒙国家恩惠,只有不惜一死抗战杀敌了,但凡家事,今后无须再请示我了。与家人团聚的次日,我再去探望时,他已经走了。

欲探究竟,得从卢沟桥事变发生前说起。1930年爆发中原大战,冯玉祥、阎锡山、李宗仁等地方实力派元气大伤,原本有着强大军力的西北军几近土崩瓦解。宋哲元收拢西北军残部,于1931年6月接受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29军,经过数年苦心经营,29军不断壮大并在华北地区站稳脚跟。由于长期政局动荡,加之日本侵略,当时华北属于政治上的“半真空”地带,南京国民政府并不能对华北地区实施有效统治,这也正是以宋哲元为首的29军能够坐大为华北地方实力派的关键所在。1935年12月,国民政府为应对日本在华北的步步紧逼,成立了冀察政务委员会,以宋哲元任委员长,管理冀(河北)、察(察哈尔)、平(北平)、津(天津)四地,此举旨在稳固华北局势。

29军壮大的这几年,也是张自忠个人军事、政治生涯的关键上升期。最初,他的身份仅仅是“军事将领”,其治下的38师是29军战斗力最强的一支部队。而在冀察政务委员会成立后,他又有机会成为“封疆大吏”,先是担任察哈尔省主席,继而转任天津市长。在当时,张自忠可算是重要的华北军政首脑人物之一。就在其个人权位达到顶峰时,卢沟桥事变爆发了。

此时,张自忠已就任天津市长一年多。天津是华北最大的商埠,“九国租界”并立,乃华洋杂处之地,就任市长年余的张自忠处理外交事务已得心应手。若要从29军内部选一个在军事、政治、外交方面均能独当一面的人物,恐怕非张自忠莫属。因而在事变爆发后,深受倚重的张自忠迎难而上,竭尽所能协助宋哲元与日方斡旋,成为对日交涉的核心人物。

面对既险恶又诡谲的形势,张自忠秉持节操,为争取和平作了最大的努力和尝试。尽管他心向战场杀敌,却表现得冷静克制。这又是为何?可以从3个方面来理解。

第一,日本方面的真实意图难以完全判明。事变爆发初期,日本军方内部有“扩大派”与“不扩大派”之争,究竟是“现地解决”还是“全面侵华”,日本自身的意见并不统一。因此,仓促出击反而有可能予日方以扩大侵略的口实。

第二,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政府尚未下定决心对日开战。事变爆发初期,蒋介石仍寄希望于通过外交手段争取和平,即使是7月17日的最后关头演说——“庐山谈话”,仍然声明“在和平根本绝望之前一秒钟,我们还是希望和平的,希望由和平的外交方法,求得卢事的解决”,“和平未到根本绝望时期,决不放弃和平,牺牲未到最后关头,决不轻言牺牲”。因此,主动出击既可能破坏政府为争取和平所作的努力,又与政府一贯的妥协退让政策相左。

第三,或多或少受到个人职务和身份约束。就任察省主席、天津市长以前,张自忠作为军事将领,可以无所顾忌地专注军事作战问题,但此时的他,军、政、外交重任集一身,事务更杂,职责更重,须要他统筹考量并谋划的问题较之以往要多得多。

总而言之,在日方意图不明、我方和战未定、自己又身负重任的情况下,张自忠选择忍辱待时亦在情理之中。但在全国民众抗日情绪高涨,加之众多媒体不实报道的大环境下,张自忠被误解为“亲日”的“汉奸”。

7月28日晚,宋哲元依照蒋介石命令退守保定,临走前指派张自忠暂留北平继续与敌周旋,意在保留和平之希望于万一。宋哲元一走,民众和媒体对张自忠的责难更甚了。

8月7日,张自忠宣布辞去冀察政务委员会代委员长、北平市代市长的职务。次日,日军进占北平城,很快就下令全城通缉张自忠并展开四处搜捕。为躲日军搜寻,他偕副官数人于辞任当天躲进了东交民巷的德国医院,不久,为避人耳目又转移到位于喜鹊胡同的美国好友??抑?。随后,张自忠与活跃在天津的买办商人赵子青取得联系,后者通过私人关系找到一位靠得住的美国犹太商人,3人经过密商,最终制定出周密的出城计划。

9月3日凌晨,张自忠先是在??抑谢簧瞎と艘路?、戴上工人帽子、再把脸涂黑,然后步行至朝阳门附近的一条马路。那位美国犹太商人则开着一辆挂有意大利国旗的汽车如约而至,惊险混过在朝阳门设卡的日军盘查后出城。出北平后,一路上通行无阻,很快抵达位于天津英租界的赵子青的家中,在这里,张自忠终于有机会和弟弟见面了。

张自明在赵家等候多时,原本以为张自忠会向他大吐苦水、发泄忧愤,没想到哥哥竟出奇的沉默,兄弟俩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最后,还是张自忠先开口,他用平静而决绝的口吻只说了一句话:我能有今天,全蒙国家培养,只有不惜一死抗战杀敌才能报效国家恩惠,以后家中一切大小事务,都与你嫂子商量处理吧,不用再问我了。

9月9日,张自忠秘密回到天津的家中,与亲人稍作团聚便匆匆作别。10日,张自忠乘轮船离开天津,马不停蹄地奔向期盼已久的抗日救国的战场。北平斡旋原本是不矜名节、忍辱负重之举,外人不解,反招来众多报纸谩骂之声,张自忠内心之忧愤、痛苦远超常人想象。他向弟弟托付家事的言语中明显透露出,当时他已经下定决心“一死抗敌”、杀身成仁。

屡挫日寇 宜城殉国

洎拜命率师,歼敌累万,转战三年,建纛鄂西。自明率侄辈以往侍,行间,为请兄回书,峻拒。逾月,即以力战殉难闻。盖其死敌之志久久不渝终于成仁者,其志定故其行决也。

本段大意:等到接受任命,率军出征,歼灭日军上万人。3年时间里转战各地,尤其在鄂西这个区域,他长期驻扎,领军作战。我准备带侄辈去鄂西前线探望、服侍,动身前夕,我与他联络并请他回信,他郑重地拒绝了。一个月以后,就获悉他力战不退、以身殉国的消息。他“一死抗敌”的决心从始至终没有半点改变,终于杀身成仁,大抵是因为他的意志坚定,所以他的行动才如此坚决吧。

由于广大民众和不少媒体一口咬定张自忠是“亲日”的“汉奸”,社会舆论颇不谅解,蒋介石迫于压力,并未马上允其归队领兵。后经多人说情,尤其是桂系领袖李宗仁亲自劝说之后,蒋介石才于1937年12月初同意张自忠重返部队,命其代理由38师扩编而成的59军军长一职。59军是张自忠统领多年的旧部,重回军中无疑是给了他重生的机会。此后,他带领这支由自己一手打造的骁勇部队,冲锋陷阵,一往无前。

12月底,业已占领平津、攻下上海和南京的日军急于打通中国的南北大动脉——津浦铁路,徐州会战一触即发。1938年1月底,南路日军进攻淮河防线,东北军将领于学忠率51军正面阻击,初期曾多次挫败日军攻势,但后期战线拉长,伤亡日增,于部逐渐被日军逼到淮河北岸,形势十分危急。李宗仁随即命令张自忠率59军前往增援。

59军抵达前线后,在“淝水之战”的古战场接替于部防务。待31军和7军于淮河南岸侧击日军时,张自忠抓住战机,率部从淮河北岸向日军作压迫式反击。59军初入战场,士气高昂,日军抵挡不住,连连丧失阵地,张部持续施压,于2月20日将淮河北岸阵地全部夺回。

淮河沿线战局缓和以后,中日两军争夺的焦点转移到徐州以北的鲁南地区。日军第5师团从青岛南下欲取道临沂向徐州北面进发,第10师团则沿津浦路南下从正面发起进攻,两军打算会师台儿庄,然后合攻徐州。临沂和台儿庄成为中国军队必须坚守的战略要地。

3月5日,张自忠的59军被派往临沂增援庞炳勋部,阻击板垣征四郎的第5师团。59军于3月12日全部抵达前线,血战数日的庞部伤亡较大,阵地已失不少,张自忠决定主动出击,迅速向日军发起攻势,敌我双方很快进入拉锯战状态,许多阵地反复易手,冲锋与反冲锋接连不断。激战3日后,59军伤亡已达数千,战区长官部原意允其后撤休整,征调其他部队接防。杀红了眼的张自忠坚决不退,下决心破釜沉舟。于16日夜统率全军向板垣师团发起总攻,一鼓作气收复茶叶山和刘家湖两大阵地,板垣终于支撑不住,狼狈地向莒县撤退。临沂之战不仅守住了临沂,更是把不可一世的日军王牌板垣师团打到弃尸后撤,同时又使得津浦路方向的矶谷师团成了孤军深入之敌,为台儿庄大捷拉开了序幕。

徐州会战末期,恼羞成怒的日军纠集重兵欲包围歼灭第五战区主力,中国军队全线突围。张自忠率部且战且退,于6月1日抵达许昌。没多久,日军沿长江、淮河两线并进向武汉发起攻势,国民政府将大军置于沿江及鄂北山岳地带以期渐次抵抗。张自忠的59军归属第五战区参加大别山北麓防御战。

8月底,日军进至六安、霍山,白崇禧急调张部开赴潢川布防。潢川地形平坦、无险可守,张自忠遂全盘谋划、多处布阵。日军起初从正面进攻,遭张部勇猛阻击,无甚进展,于是改变战法,派主力濑谷支队沿淮河西进袭击西北方向的息县,并继续向潢川正西方向的罗山进攻,绕至张部的侧翼及后方。张遂派出38师向侧后方之敌猛攻,战情胶着。日军狗急跳墙,又开始施放毒气。面对诸多困境,张自忠始终咬牙坚持。

9月16日,潢川城北、城西遭敌突入,守城官兵与日军展开惨烈的肉搏战,张自忠数次派出敢死队向敌发起反冲锋,逐渐稳住了局势。战至18日,罗山失陷,鉴于我方后路被切断,他果断下令撤出战斗。张部孤军守潢川,阻击日军12天,为第五战区集结兵力争得了宝贵时间。

武汉会战后,张自忠部继续在李宗仁的第五战区抗击日军,驻防于鄂西北一带。张本人因屡立战功,先擢升为第33集团军总司令,再委任为第五战区右翼兵团总司令,所辖部队10余万人。第五战区是拱卫战时首都——重庆的核心屏障之一,处于抗击日军的最前线,大小战事接连不断。张自忠率部又参加了1939年5月随枣会战、1939年12月至1940年3月的冬季攻势,直至1940年5月在枣宜会战中壮烈殉国。

冬季攻势结束后,国民政府物资储备消耗殆尽,苏联为了专注欧洲战事停止了对华援助,而美国尚未开始援华行动,此时汪精卫在南京成立伪政权,更给抗战前途蒙上阴影。内忧外患之下,中国的抗战进入到最艰苦的时期。1940年4月底,华中日军为了报复第五战区的冬季攻势并巩固武汉周边态势,制定了以宜昌为主要进攻目标的作战计划,会战战场集中在枣阳、宜昌地区,因而被称为枣宜会战。

张自忠所部主要担负襄河河防和大洪山守备任务。战事爆发不久就进入白热化阶段,日军攻势凶猛,在襄河东岸连夺张部阵地,并随即沿襄河向北突进。张自忠忧虑战局总体安危,决定仍采取以攻为守的策略,亲自带队到襄河东岸督战,追击北犯日军,以扭转不利局势。

5月7日拂晓,张自忠率预备队74师一部东渡襄河,临行前给自己的结义兄弟即33集团军副总司令冯治安留下绝笔信:“以后公私,均得请我弟负责。由现在起,以后或暂别或永离,不得而知?!?/p>

东渡以后,战局仍在恶化,枣阳岌岌可危,但张自忠毫无惧色,他与河东各部取得联络,协同作战,一面断敌交通,一面向北追击。日军见张部紧追不舍,也派出重兵调头南下迎战,两军遂成决战之势。由于南下日军分进合击,张部几个师亦不得不分兵应战,张自忠直接指挥的兵力不足3000人。更为糟糕的是,日军破译了我军密电码,对我方作战安排和兵力部署洞若观火,遂抽调大部兵力向张自忠合围。

5月14日晨,张部在方家集附近遭遇日军先头部队,双方展开血战,我军寡不敌众,于次日逐渐转移至宜城南瓜店地区。就在这里,张自忠所部及随行卫队千余人完全被日军重兵包围。16日,日军疯狂发起总攻,张自忠率部战至最后一刻时,命令跟随他多年的袍泽弟兄从东北方向长山突围,自己却死战不退,最终以身殉国。

张自忠殉国后,日军将其遗体装殓入棺就近下葬,后经38师师长黄维纲带队寻回。5月23日晨,在湖北省主席及江防军司令等当地军政要人护送下,其灵柩在宜昌码头上船。28日晨,灵柩运抵重庆储奇门码头,蒋介石偕何应钦、冯玉祥、孔祥熙、孙科、宋子文、于右任等一干国府要员亲自迎灵,蒋本人更是抚棺恸哭。同年11月,灵柩在重庆北碚双柏树附近山丘正式下葬。

枣宜会战爆发前夕,张自明打算带张廉云和张廉瑜(张廉瑜是张自忠侄女,长期与张自忠家人一起生活,颇受张疼爱——作者注)到鄂西前线探视,想念亲人已久的张自忠原本已欣然同意,但考虑到大战在即,他又回电称:一个月后再来吧。而在一个月后,亲人们等来的是他马革裹尸的消息,1937年9月在天津的匆匆一别竟成永诀。

间关跋履 手足情深

予嫂李闻丧恸绝,誓以身殉难,勉以抚孤大事,弗恤也。绝粒经旬,卒成其志。二十九年十一月,自明奔丧陪都。越二年,哭吊于宜城南瓜店十里长山予兄捐躯之地,嗣复间关跋履,拯其遗孤而出之。僦居成都以教以养,俾毋阙。

本段大意:我的嫂子李氏,听闻哥哥殉国的消息后哀痛至极,誓要以身殉难,我以抚养遗孤之大事劝勉她,她也无心体谅。没多久,嫂子绝食数日过世,终究达成了她自己的心愿(张自忠妻子此时已罹患重病,噩耗传来,实遭受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打击——作者注)。1940年11月16日,哥哥离世整半年之际,国民政府在重庆北碚双柏树附近山丘为其遗体举行隆重的下葬仪式,我奔丧前往。1943年,我带上哥哥的遗孤廉云,不远千里来到哥哥为国捐躯的地方湖北宜城南瓜店十里长山吊唁,紧接着又带廉云踏上崎岖艰险的道路,长途跋涉到成都,租下一处房屋居住,悉心照料她念书、成长,尽力让她在生活上没有什么缺损(张廉云在成都生活时间并不长,后随复旦大学迁至重庆北碚,在重庆生活过一段时间。同时期,张廉云的哥哥张廉珍在成都居住——作者注)。

呜呼,原隰裒矣,兄弟求矣。以迄于今,星霜四易,乃克擒文镌石表于予兄之阡,呜呼痛哉。中华民国三十三年五月十六日,张自明率侄男廉珍女侄廉云立石。

本段大意:唉,虽然哥哥你葬在远离故乡的野外,作为弟弟,我也会不远千里、长途跋涉来看你呀。到今天,你离开已经整整4年了,我请人将这篇墓表刻于石碑之上,以永远怀念你。说到这里,着实令我感到悲痛啊。1944年5月16日,张自明携侄子张廉珍、侄女张廉云立石。

《先兄荩忱上将墓表》道不尽亲人的思念与哀伤,读来催人泪下。字里行间,张自忠将军义薄云天、精忠报国的英雄形象跃然纸上。正印证了他生前说的那句话: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,海不清,石不烂,决不半点改变。

1943年5月16日,时任中共中央南方局书记的周恩来在张自忠将军殉国3周年之际为《新华日报》撰写社论——《追念张荩忱上将》。文中指出:张上将是一方面的统帅,他的殉国,影响之大,决非他人可比……迨主津政,忍辱待时,张上将殆又为人之所不能为??拐郊绕?,张故上将奋起当先,所向无敌,而临沂一役,更成为台儿庄大捷之序幕……深觉其忠义之志、壮烈之气,直可以为我国抗战军人之魂!

来源:《红岩春秋》2018年第2期

(责编:曹淼、谢磊)
相关专题
· 期刊选粹
  • 最新评论
  • 热门评论
查看全部留言
微信“扫一扫”添加“学习微平台”

微信“扫一扫”添加“学习微平台”

278| 137| 902| 157| 59| 560| 695| 927| 144| 353|